李国庆和俞渝的大战,已经好几天了,隔三差五就有新料,丝毫没有要收官的意思。

中国版《Why women kill》的剧情,似乎就在眼前,比网友们讨论的更精彩

有人说,这是情感纠葛,也有人说,这是利益矛盾,if 姐倒是觉得,也许就是因为两者兼备,才导致了今天所有的不堪。

从战斗力分析,

李国庆比俞渝差太多

俞渝 VS 李国庆的公关和表达能力,放在龙珠里,相当于超级赛亚人状态的孙悟空 VS 力高、巴特、吉斯(<——记不住名字就对了,这些都是炮灰)。

放在红楼梦里,相当于王熙凤 VS 赵姨娘。

放在三国演义里,相当于关羽 VS 潘凤。

放在甄嬛传里,相当于甄嬛 VS 夏冬春。

PS:这是 if 姐原创段子,转载请标注一下来源哈。

从最开始,10月23日半夜爆出的朋友圈俞渝长文截屏,自“李国庆,我要抓破你的脸”起,到“你绑架我二十年了,我受够了,你滚开!”终,情绪饱满+细节无穷,拿来随手扩充一下,完全可以拍成30集连续剧。

▲上下滑动可以观看完整图片

信息量也特别爆炸,历数对李国庆多年来的不满:

工作上能力不行、光会添乱,自己忙穿上市,李国庆却在微博上和投资公司工作人员(大摩女)对骂,嗯,先撩者那啥,当时骂战确实是李先挑起的,除此之外,他还嘲讽了帮当当上市的投资银行。

另外,李作为管理层,声称要“冲击季报会”,逼得俞不得不作为董事长安排安保人员。

公司私有化,俞忙前忙后,李却因为对公关稿中自己的“说法”不满,在俞面前,直接掀翻饭桌。

家庭生活上,问题更多,家务事不管不顾,“搬家没挪过一张纸”,上至老人下至孩子都缺失照顾,亲哥哥吸毒嫖娼、屡进监狱,还需要俞安排捞人。

至于李有暴力倾向、找男小三、得性病,更是终极三连。

一轮控诉下来,连久经沙场的吃瓜群众都纷纷

,表示大开眼界。

而李国庆呢,当晚干巴巴的来了一段“自己要离婚,俞渝不肯,是因为要争夺境内公司股权”的表述,啥重点都没回应。

还顺手一句“这些年玩财务玩股权我玩不过你”,锤死了自己工作能力确实不如俞渝……

真的很想知道,李总这语言组织能力,怎么考进北大的,又是怎么毕业的?

当俞渝排比、设问、反问用得666时,李国庆还在错字、病句、用错关键词的问题上徘徊。

至今,李国庆10月24日凌晨的声明里,错字还是成栈呢,“我感谢你在出国热浪潮下俞渝嫁回国”,琢磨了10分钟,我猜这大概是把“愿意”打成了“俞渝”。

全文人称都是乱的,开头从“你”开始,就像是对俞渝发话,到后面俞渝又成了第三人称,变成了对公众的檄文。

而那句被悄悄修改的“我手里有很多你在国外的黑料”,一个“也”字,已经暴露了心底发虚的事实。

10月24日半夜发的辟谣,全文列举了“真相1-15”,然后转发文案和开头第一句都是“真相只有一个”…………

李总,说句实话,假设是我们编辑把文章写成这样,我都不敢发出来,您怎么就敢呢?

连当时在北大教李总的孙立平老师,都看不下去了,发文表示“内心难受”“这次我真的觉得你有问题”。

▲上下滑动可以观看完整图片

顺带一提,除了劝俞渝家丑不要外扬有点保守之外,

孙老师的说法都很客观

但要说锤自己黑料,李国庆的水平,则是一马当先,无人能出其右。当年的薛之谦都比不上他。

光“15条真相”里,他就已经锤死了俞渝发文里若干事情都是真的。

▲上下滑动可以观看完整图片

不爱看长文的同学,可以看重点:

1. 自己的所谓“净身出户”,确实是拿了1800万美金(但我当时说了“从此不再回家住”啊!)

2. 自己掀过桌子,俞当时也确实报警了(但23年婚姻只有两次!)

3. 亲哥确实吸毒、入狱(但前两次都是我亲爹举报的!)

4. 自己确实得过梅毒(因为洗浴中心不干净!而且已经治好了!)

5. 确实做过莫名其妙的影片投资(为对方人品才华倾倒才投的!也为了支持主旋律电影!)

6. 上市庆功宴自己没去,在和投资人撕逼(因为上市是失败的!)

7. 帮自己“小朋友”之一的林先生出了柜(……)

网友评论在此:

我不能再扶额了,发际线都被扶得后移了

而他自己给到的理由,又有很多站不住脚,比如梅毒是不是洗个澡就可以传染的问题,借此机会得到了各方科普,答案是……

看完,反而更明白为什么俞渝要和他分床睡了(还找了失眠的体面借口,够体贴了)。

而李总,一边说“念家庭旧情,我就不爆俞渝黑料”,一边却又公布“俞渝和生母感情不好,不常见面(不孝顺)”“俞渝主管后业绩下滑,副总辞职”的操作,也是又当又立。

他提出的“俞渝逼宫”,在这番语言组织能力的失败展示,和一直以来“大嘴”惹出来的麻烦面前,似乎也只是一家公司正常的决策而已。

大家还记得 Dolce & Gabbana 的辱华事件吧,在作出争议大片的错误决策后,创始人兼设计师 Stefano Gabbana 又在社交平台爆出了侮辱中国的对话,虽然后面还有一系列声称自己被盗号的操作,但也没有平息众怒。

直到今天,曾经大卖、年年春晚明星着装有曝光的 Dolce & Gabbana,依然在内地地区门可罗雀,所有活动被视为隐形,难道不就是因为身为创始人之一的 Stefano Gabbana 惹的祸吗?

一个办事缺乏条理、冲动偏执、到处乱喷,却又和公司死死绑定的高管,对品牌和企业杀伤力有多大,不言而喻吧。

连 Stefano Gabbana 的亲哥哥都在采访时表示,这是身为公司高管非常不负责任的行为。

很遗憾,还在争夺公司股权和管理权的李国庆老师,似乎并不懂得这个道理。

夫妻店模式,

也许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

1996年,俞渝还没有成家,因为李国庆帮朋友办国内杂志刊号,两人在纽约相识。

回忆第一次见面的感觉,俞渝说:“不知道为什么,我想起了电影《庐山恋》里的郭凯敏,他是那种聪明、有主见的小伙子。我给他讲如何融资,他认真地用笔记下来,我一看就乐了。”那张笔记纸,据说李国庆一直保存着:“当时俞渝谈吐中显示出的才学与见识,震撼了我,只觉得她真是一个才女。”

过了一段时间后,俞渝出差回北京,酒店恰好在李国庆公司对门。

俞渝说,“李国庆就老是来找我,然后我们就开始约会了。后来他先提出来结婚,我觉得挺自然的,和他呆在一起挺踏实的、挺舒服的、挺好的。我那时候也很想结婚,我想要个家了。 我甚至觉得结婚的对象是谁并不重要,结婚的时间很重要。谁在你很想结婚的时间出现,基本上就是他了。

没错,俞渝当时觉得自己个人的危机,就是过了30岁还未成家,也没有一个伴侣。

而李国庆,目标也很明确:“ 我是预谋要娶个海归的,1987年大学毕业后,我们家6个孩子我最小,所以我父母年龄都很大了,很大,然后我母亲身体又不好,我就放弃了出国留学,所以我有一段就觉得是空虚,老觉得没有海外生活经验,现在海归我就特别向往。 ”

与其说一见钟情,不如说一拍即合,相识三个月,两人就结婚了。

1999年,俞渝与李国庆共同创办当当,2010年10月,在俞渝推动下,当当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。

彼时,两人算得上“黄金搭档”:李国庆书商出身,对行业运营策略有经验和想法,俞渝则是华尔街背景,金融方面是强项。

刘强东、陈年(还记得凡客诚品么)都曾经表示,非常羡慕李国庆娶了一位好太太俞渝,能够帮他拉融资,帮他把企业搞上市。

今天第一次关注李俞夫妻的人,可能会觉得李国庆一无是处,不仅渣,而且蠢,但公平的讲,如果他真的是脑残,我们绝对看不到今天的当当网。

当年在华尔街打拼的俞渝,也绝对不会屈就一个一无是处的男人。

只是,在公司一步一步的发展之中,不同背景和www.jdbxn.com,导致了李俞两人越来越大的分歧。

而在夫妻身份下,这样的分歧,无法限于公事,掺杂了太多复杂的感情。

比如和大摩女开撕事件,两人的夫妻关系对达成一致不仅毫无帮助,而且还扯了后腿。

最后,俞渝选择了忍气善后,留李国庆一人顾盼自豪:“我不怕得罪人,投资人给我亏吃,我一脚给他们踹回去。想欺负我没欺负成,让我给一嘴巴扇回去了!”

2014年,京东、阿里先后上市,当当却遭遇滑铁卢,老当当由俞渝兼CFO掌管,李国庆带领300多人的新团队准备开拓新领地。

在普通合作伙伴之间,这可能就是不同分工,但在夫妻关系之间,李国庆将选择定义为“我觉得该给我老婆舞台”。

俞渝觉得自己在忍,李国庆也一样。

虽然有投资大佬提出过:“(李国庆)你对资本一窍不通,你命好有俞渝!”但两人当年亲亲热热一起打拼出来的事业,如今失去话语权,终归让人意难平。

李俞之间的矛盾,越来越激化。

当当后期发展时,常被提及的一个问题,就是由于夫妻俩风格不同,做决策时常需要互相说服,导致公司做决策非常缓慢。

李国庆对媒体的说法是:“ 在第二任董事会上,我们俩一遇到重大问题,就老有分歧,比如我要用的副总她不同意。拿到董事会表决,董事会说,哎呀,你们俩的事情。 我说你们不表决,我们俩多痛苦。董事会说,那你俩继续痛苦着吧,毕竟你们两口子, 回家商量去。 ”

比这种说法更别扭的,是有董事会成员给李国庆建议,为了不让俞渝和他再产生矛盾,“让她回家生二胎去”。

当海航抛出收购要约时,李俞人之间的矛盾达到了高潮,李国庆坚决不同意海航提出的收购方案,并认为当当接下来年盈利能超过8亿。俞渝邮件回复:李国庆这是想象会计学。

管理层站了俞渝。李国庆说,俞渝用阴谋诡计把我赶出来。

巴菲特曾经有句话: 你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是跟什么人结婚,在选择伴侣上,如果你错了,将让你损失很多。而且,损失不仅仅是金钱上的。

这句话,本身不仅限于婚姻适用,对合伙做生意也适用。

两种本身就已经很难搞的关系,再交叉到一起,如何能够不生怨恨?

不是所有人都能有贝索斯前妻麦肯齐的心胸,婚姻生变,马上离婚,一别两欢,只保留两人共同持有亚马逊股权的四分之一,将所有股权的投票权也授予贝索斯,以支持他继续领导公司。

原本贝索斯夫妇1400多亿美元的共同财产中,麦肯齐只拿了360亿美元,虽然这也足够让她成为全球第四大女富豪,但同样的关卡上,更多夫妻争得并不是钱,而是一口气。

目前看来,无论李国庆还是俞渝,都想做贝索斯,不愿做麦肯齐。

当然,两人的情感纠葛,在其中也没少起坏作用。

单从婚姻角度,

李俞的价值观就有巨大差异

23日俞渝的朋友圈长文,饱含积怨。

一望即知,她对李国庆的不满,在家庭生活里也积累了很多。

的确,李国庆其人,各种“仇女”言论,本质上体现的就是传统大男子主义,骨子里看不起女性,不一定是主观冒犯,但说到女人,总有种“亵玩”“轻视”之感。

比如他对六六离婚的点评。

比如他对俞敏洪言论的声援(“男人不上进是女人的错”是女权?)。顺便一提,他攻击俞渝的用词,除了“霸道”,还有个“女权”。侧面证明了他既不理解也不认同女权主义的主张。

比如他对刘强东的力挺(不性侵不嫖娼不谈情,婚外性就没啥问题)。

也比如他对洗袜子这件事的重视,不可思议的持久和坚定。

追溯一下,2011年《名人堂》采访里,他就说

自己和俞渝的婚姻最互补,但不是最幸福

因为俞渝不给他洗袜子洗裤衩……

2019年摔杯的新采访里,没忍住,又提了

在公司管理角力上的落败,最后被他总结为“我成不了马云和刘强东,因为我连自己的老婆都搞不定。”

老婆,女人,在李国庆生命中,是可以“爱”的,但并不一定会多尊重,尤其当对方的势头高过自己时,一个大男子主义男性的挫败感,必须要逆袭,要反击,要复仇,才能得以疗愈,重新找回自我。

“摔杯为号”的采访过后,他对女主持人的蜜汁暧昧发言,正是明证。

俞渝却是一个成熟、有要求的大女人。

2014年,TechWeb发过一个李俞夫妇对话中国宽带基金董事长田溯宁的专访,其中一句话被很多媒体引用过,就是俞渝说: “李国庆成为我丈夫和我们在一起做事,他身上有很多吸引我,我也很崇拜他的地方。

但就在同一段落,俞渝的下一句,却是“但是我就觉得很多事情我需要其他人比如说我要是去买衣服,我一定要找一个比李国庆品位更好的,李国庆你穿什么他都说好,好,那意思说你快点快点别让我等你,另外就读书这件事情来讲,我有很多朋友,我觉得他们读书的趣味和我更接近,而不是跟国庆更接近,我更愿意和他们在一起聊天。

主持人忍不住问:“我就像感觉李国庆在你生活中没有什么重要的位置?”

俞渝的回答也很直接:“ 李国庆在我生活里有很重要的位置,但是我想说的就是一个幸福的女人后面,她一定有十个甚至二十个她的男性朋友,这些男朋友在我们家名词中间都叫超级备胎,有陪着买衣服的,有指导做饭的,有帮着读书的,有带孩子滑雪的,这些人都是男性,都是我的好朋友,他们中间大概有些人跟国庆也不错。 ”

俞渝对自己的需求很明确,她并不是一个有夫万事足,心甘情愿围着男人转的女性。

对婚姻幸福的标准,李俞的底层信念之间,有巨大的差异。

再加上《亲密关系:通往灵魂的桥梁》这本书中写过的, 很多时候,夫妻发生矛盾,对对方最不满意的“缺陷”,往往正是当初他们最爱彼此的“优点”。

那个当初吸引你的特质,在发生冲突、遇到困难时,也成为了最扎人的刺。

李国庆曾经爱慕俞渝的才学、见识,如今,却变成了痛恨她的“自以为是”“野心勃勃”。

俞渝曾经欣赏李国庆的上进、有主见,如今,也变成了怨恨他的“不甘寂寞”“穷搅合”。

20多年婚姻,有时间,有陪伴,有温情,但李俞没有迈过那道坎,走上灵魂伴侣之路,他们就像很多夫妻一样,走着走着,就走散了。

说回俞渝,

《致命女人》女主跑去《娘道》片场,

能不崩溃吗?

很多人说,这次李俞大战爆发后,最让女性扎心的,反而是“李国庆婚内这么多破事,俞渝有钱有能力,为什么不离婚?

利益纠葛当然也有作用,但恐怕不是唯一的理由。

抛开李国庆的婚姻观不提,就俞渝本人而言,对女性应该怎么生活的价值判断,其实也是撕裂的。

俞渝今年54岁,却又是海归,年龄和背景,导致了她正卡在两种女性生活方式的夹缝之中。

向前一步,是独立女性,自强自立,有老公孩子之外的人生追求。

向后一步,却是大清还没亡,一个好老婆、好儿媳、好妈妈“义务至上”。

所以,她在婚姻节点上,会觉得“结婚的对象是谁并不重要,结婚的时间很重要”。

所以,她虽然看不惯李家的生活方式,但“职责所在”又要顶上去做本心并不愿意的种种安排。(陪老人旅游是正常,来来回回捞吸毒嫖娼进局子的夫兄,总不算正常吧)

所以,她虽然心里不满,还是会鞍前马后,在搬家时一手接过所有统筹的活儿,让李国庆“回家时连茶壶都在熟悉的位置”。

连埋怨俞渝不着家的李国庆,

也在节目里承认过,妻子为家庭付出很多

所以,她看不惯李国庆到处说老父亲在医院和保姆卿卿我我,却只能在数年后写下“每次我都想剁了你的舌头”。

她自己也承认“我要面子”。新仇旧恨,不到最后大爆发,宁可憋着。

本就常年在做并不甘心做的事,事业的压力外还要一手包办家务安排、孩子教育,却依然被丈夫嫌弃不够,到处说“没有给我洗袜子”,内在不满和外在指责一相遇,真是神仙都挡不住那股火。

另一方面,李国庆说的,俞渝在别人面前拥抱他,说 I love you,公开感谢他送的生日花,未必是假的。

50年代、60年代出生的女性,很多都是这样,受到环境影响,觉得婚姻变故是种失败,是“自己不够好”的表现,因此,在事情不可挽回前,往往有意无意假装一切依然花团锦簇,得到一点点爱,都急着要表现出来,证明“我没有问题,我的婚姻很幸福”。

但这样发展下去,男方未必能意识到自己哪里做得不好,没准还心里挺美,觉得自己已经是稀世好男人了。

而且,在真正要切工婚姻时,这些当时的掩饰,也往往会成为男方的话柄。

俞渝缺少的,不是经济独立,而是精神独立,这个精神独立不仅指她有自己生活的勇气,更是指能够无视外界流言蜚语、从个人感受判断自己是否需要婚姻、妥善处理亲子关系的能力。

与其一脚站在旧社会,一脚站在新世界,为了面子、为了责任,在婚姻里受罪,在撕裂中煎熬,明明是《致命女人》里的角色,却偏偏硬要演《娘道》,让曾经有过的爱意都化为仇恨,还不如早点切工。

反而,很多时候,没有了夫妻这重身份,人往往就会放下无法实现的期待,更加冷静,也更加能看到自己和对方在这段关系里的付出。